班級合影。 周浩 攝班級合影。 周浩 攝伊力娜作為值班員正在帶隊行進。 周浩 攝
  中新網大連7月11日電 題:中國海軍首批維吾爾族女學員的軍校故事
  作者王橋李炬宋曉彪
  7月,是中國海軍首批3名新疆籍維吾爾族女學員入學滿一年的時候。記者走進被譽為“海軍軍官搖籃”的大連艦艇學院,傾聽她們的軍校故事。
  阿依提魯尼·許克熱提:“心在哪裡,家便在哪裡”
  圓圓的臉,大大的眼,笑起來宛如一輪圓月,同學們總是親切地呼喊阿依提魯尼·許克熱提的漢譯名字,滿月。
  滿月是校園內的小名人。2013年4月9日,習近平主席視察井岡山艦時接見了擔任報務兵的滿月,並與她親切交談。每提起這次經歷,她總是心懷激動:“習主席十分和藹可親,鼓勵我要努力學習工作,為國防事業做出自己的貢獻。一想到習主席的話,心中都是暖暖的。”
  從家鄉吐魯番到南海兵營,再到北國軍校,滿月回憶:新到一地,想家便成為心中的第一道“坎兒”。剛入校時,新訓緊張繁忙,水土不服的她發燒病倒了,操場上響著此起彼伏的嘹亮口令和鏘鏘步伐,她一邊恨自己身體不爭氣,一邊又仿佛聽到丹布爾悠揚的旋律縈繞在耳畔。
  讓滿月沒想到,平日嚴厲的隊長不僅囑咐自己好好休息,還特意照著清真菜譜煮了骨頭湯送到寢室。當床頭飄來熟悉的香味,自認堅強的她卻再也沒攔住奪眶而出的眼淚……
  在傳統節日古爾邦節,滿月又有大驚喜,同學們送上了提前一周準備的禮物——一本寫著隊幹部和全體學員祝福的筆記本。“這份禮物值得珍藏一輩子”,滿月翻著101條真情滿滿的祝福,向記者介紹其中一個名字:“肖丹妮,這是我的好朋友。”
  原來,由於漢語基礎和教育差異,文化課上滿月顯得力不從心:“上課時,教員講授的東西理解起來比較困難。”瞭解情況後,隊幹部給她制定“學習攻略”,教員每天下午“開小竈”答疑,而肖丹妮是隊里的學習尖子,也成為了滿月的“學習對子”。
  滿月拿出一份表格說,這是肖丹妮為她量身定製的一周學習計劃,高數例題講解、英語單詞背誦……一項項內容詳細精確到了以小時為單位。“她耐心講解,傳授學習方法,陪我加班一直到深夜。”滿月談到自己文化課大幅度的進步,從心裡往外地感謝肖丹妮和所有隊幹部、教員、同學們。
  滿月所在的學員旅一隊,走廊正中的文化牆上,102名學員的照片圍繞著一個大大的“家”字。“心在哪裡,家就在哪裡,我的心早已經融入到了這個溫暖的大家庭”,她告訴記者:“聽了我的描述,弟弟阿卜杜·許庫爾也要考艦院哩!”
  依力娜·艾克拜:“困難再多,也沒有克拉瑪依的砂粒多”
  這個學期一開學,依力娜·艾克拜被任命為十班副班長。
  新官上任,喜事登門,文靜靦腆的依力娜欣喜中卻又擔憂:作為學院“艦連化”管理的先行單位,學員一隊是混編隊,編製中既有男女學員,又包括高低年級學員,自己一個大一新生,怎麼管理、怎麼要求,真是讓人犯了愁。
  忐忑的日子沒過幾天,依力娜便迎來了自己首次學員隊值班。按照學員旅規定,參照海軍艦艇“艦值日”職責,一名學員隊值班員需擔負作息安排、帶隊報告、檢查講評等任務。“想著自己新疆味十足的普通話,我就感覺全身發抖,隊前一日工作講評,愣是一句話沒說出來,臉一下紅到了脖子梗。”值班時眾目睽睽之下的尷尬情景,讓她記憶猶新。
  首次亮相出師不利,讓依力娜打起退堂鼓。可是教導員卻對她語重心長:任命你為班副,是因為從地方百姓到軍校學員的角色轉換,你做得非常優秀。可今後你還將完成從軍校學員到海軍軍官的蛻變,這都需要你繼續去勇敢磨練。
  一席話讓依力娜回想起入伍那一刻,當時正讀新疆大學二年級的她,得知終於實現了大海夢和軍裝夢,是多麼的歡喜。“困難再多,也沒有克拉瑪依的砂粒多。”依力娜暗下決心,從副班長開始,做好這名副其實的兵頭將尾。
  幾個月的時光悄然而逝,依力娜成長的腳步堅實沉穩,學員旅越來越多的幹部和學員認識了這個外表文靜,卻把口令喊得震天響、講評起來不求情的小學妹,紛紛喊她“新疆小辣椒”。她說:“無論是一班之長,還是中隊值班員,擔負的是責任義務和團隊榮譽,不對的事,哪怕是學長,該批的也得批!”
  回想起當初站在隊前就紅臉的樣子,依力娜像是脫胎換骨:“以前只要自己做好就行了,現在可不一樣,自己做好的同時,也要引導和要求班員做好。”每半月一次的萬米長跑中,她是第一個衝過終點線的女生,她覺得,當了兼職幹部,對自己的要求更要高,只有樣樣優秀,才有勇氣和信心帶動整個班集體向更好的方向發展。
  提到入學一年最大的收穫,她抿著嘴手指班級門框上的一面學員隊流動紅旗告訴記者,大家共同努力爭得的榮譽,讓她在心裡偷樂了足足一個禮拜。
  迪力胡馬爾·阿布來提:“戰場和軍令前,沒有任何特殊人”
  迪力胡馬爾·阿布來提的年曆最後一頁,只餘下最後幾個空白格子。與滿月和依力娜不一樣,畢業於新疆大學電氣工程的她作為提乾學員,完成一年的學業,走上工作崗位,成為中國海軍艦艇首位維吾爾族女軍官。
  一名海軍艦艇女軍官的標準是什麼?胡馬爾常常自問。在中國女軍人上艦工作尚處試水階段的今天,能夠讓胡馬爾獲取的答案並不多,但一次經歷卻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。
  有一個同學違反了規定,作為班長的她看在眼裡,想到女孩子都面子薄,就姑息了一次,隊幹部詢問也敷衍而過。可誰知隊幹部一眼便看出苗頭,很快就通過其他渠道查明瞭問題。結果,犯錯誤的同學連同胡馬爾,一起接受了嚴厲的批評。人生中少有的挫折和批評,讓胡馬爾悟懂了一句話:軍紀不求嚴,戰場難求勝。戰場和軍令前,沒有任何特殊人。
  在隨艦遠航出訪的同學帶回的視頻中,胡馬爾看到國外女水兵同男軍人一樣從事艦艇上最辛苦的帶纜、堵漏工作時,越發清楚地找到自己追問的答案。
  在一年在校學習中,從零開始的她啃下了25門課程,成績穩步提升,作為雷電專業學員,如何讓數據鏈準確無誤傳送艦艇各個作戰單元,她又將通信、火炮等多個部門的基礎知識進行了自學。6月份的航海實習,風大浪高,暈船嚴重的胡馬爾硬是拎著塑料袋頂在戰位上,讓所有的男同學和艦上戰士都豎起了大拇指。
  “在校學習的越多,我就覺得一名海軍艦艇女軍官的標準就是沒有標準。”胡馬爾說,“戰場上,無論民族、性別、職務,標準都只有一個,那就是能打勝仗、保衛祖國!”(完)  (原標題:中國海軍首批維吾爾族女學員入學滿一年(組圖))
創作者介紹

nat nat

un75untgv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